当前位置: 主页> 全家退休金2100元为何居民都同意他家吃低保(图)

全家退休金2100元为何居民都同意他家吃低保(图)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匿名 2019-08-18 15:04:49 点击:138725478

每月给儿子治精神病要花3000元,社区召开“听证会”同意他们吃低保。你认为呢?昨天,一场特殊的“听证会”,在南京市陶李王巷社区召开。50名与会人员,对一个收入达2100元的三口之家,该不该享受低保进行了激烈讨论。别以为这很“荒谬”,因为这个家庭成员中,有一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。该患者名叫李睿,今年30岁了,病情发作时就舞刀弄斧的。去年9月,社区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治疗。如今,摆在眼前的难题是,父母每月2100元退休金,全部搭了进去,也不够支付他每月3000元的治疗费用。父母想为他申请“费用减免”,但有关政策规定的前提是低保户家庭才能享受费用减免。那么,对这个月收入已达2100元,远远超过低保标准的家庭来说,这一愿望能否实现呢?实习生 蒋振凤快报记者 钟晓敏李睿的母亲指着墙上这个洞说:这就是儿子打出来的! 快报记者 施向辉 摄[不幸]有什么好建议请您来说一说您认为政府是否应该网开一面,让李睿进入低保呢或者提供其他救助?在“老养残”这个问题上,您有什么好的提议呢?我们欢迎您拨打快报热线96060参与讨论。您还可以登录www.lifenanjing.com.cn,在都市联盟论坛中,跟帖。如果您也遇到了与李家类似的问题,同样可以拨打热线,告诉我们。武疯子疯打父母13年母亲视网膜被打得脱落走进李睿家,眼前的景象,让人不寒而栗,因为这个家到处充斥着暴力痕迹。家中一共有4扇木门,每扇门上都留下了拳印,两扇房门更是惨不忍睹,已经被打穿了。几张木椅也被拆散了架,四分五裂。65岁的李连生告诉记者,这些都是他儿子李睿精神病发作时,留下的“杰作”。[尴尬][讨论]宝贝儿子得了精神病李连生是南京钢铁厂工人,1976年他与苏庆结婚后,于次年生下了儿子李睿。夫妇俩高兴极了,拿出了积攒半年的工资,给儿子买了一个“长命锁”,祈求儿子健康成长。然而,1992年开始,李睿却出现了反常现象,一向性格内向的他,回到家之后变得暴躁、不安。李连生吓坏了,他与妻子一起将儿子送进脑科医院会诊,方知他患上了精神病,家人伤心之余只得让他接受治疗。随着李睿的病情加重,1994年他便再也不能上学了。辍学在家的李睿,不仅成了家庭的负担,还成了小区的不安定因素。闲来无事,他一手持菜刀,一手持斧头,站在楼下挥舞,向行人“示威”,扬言:“我是精神病,杀人不犯法。”那个时候,小区里的居民个个怕他。无奈关在家中13年“我们不能让他这样危害社会,万一伤到邻居,我们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。”李连生狠下心来,天天把儿子关在了家中。这一关就是13年。李睿的精神病随时发作,每次发作之后,必然六亲不认,专打父母亲。“不晓得被他抽了多少个耳光,不晓得被抽了多少次,每次都被抽得天旋地转。”苏庆说话间,忍不住放声哭起来。因为被儿子打得太多了,她有6颗牙齿,活脱脱被儿子打掉了。老两口差点丧了命打了母亲,李睿当然也会打父亲,除了用手抽外,他逮着什么,就用什么当“武器”。有一次,李连生买回家一个十几斤重的大西瓜,可李睿吃了后说不甜,还搬起了未切的大半个西瓜,“嘭”的一下,扣在了父亲头上。可怜的老父亲,当场昏了过去,医生说他差一点就被砸中了要害。去年9月的一天,李睿也是差一点要了母亲的性命。那一天中午,母亲苏庆在厨房里烧饭,他突然冲了进来,喊了一声“妈”,就在苏庆回头时,他突然将一根笤帚把子,猛地插进了母亲眼睛。那一次,苏庆的眼睛肿得比馒头还大,住在医院里整整28天才渐渐消肿。3位专家给她动了手术,可还是没能保住她的左眼,她的视网膜脱落了,如今只剩下一点光感。母亲在治疗眼睛期间,疯掉了的李睿,依旧没有停止对母亲下毒手。有一天夜里,他用点燃的蚊香,按进了母亲颈子里,直到蚊香自行烧灭。李连生拼了命去救妻子,可他哪是儿子的对手呀,儿子身高1米8,一掌就把他推撞在了墙上。老两口经常露宿街头李连生和苏庆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挨打了,为了少挨拳脚,夫妇俩经常有家不敢回。“我们白天就在朝天宫广场坐坐,晚上就到人家屋檐下蹲蹲,天气冷的时候,就睡在省中医院走廊里。”苏庆说,她已经度过了无数个这样的日夜。在冻得瑟瑟发抖时,老夫妻俩就紧挨在一起取暖。退休金每月2100元治精神病每月要3000元居民都同意李家吃低保这样治精神病能少花好多钱“这日子没法过了,活不下去了。”万般无奈之下,这对老夫妇才走进陶李王巷社区求助。社区主任郑嫱告诉记者,她上门看望苏庆夫妇时,发现她和老伴都蹲在家门口,开门时手都在发抖。儿子李睿掀翻了家中所有桌椅,正坐在地上,见有人来,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来人,令人头皮发麻。“李睿的病情,李家的情况,我十分了解,也非常同情,我认为应该让李睿享受低保。”老年协会会长高景凤第一个发言。高景凤说,李睿今年已经30岁了,精神不正常,没有工作,生活上一切都靠父母,如今父母都已经六七十岁了,再让这样的老人抚养孩子,是不够人道的,而且父母总会死,不可能养他一辈子。李家的邻居单世翠未语泪先流,她说:“这孩子生病十几年了,真的把这个家拖垮了,把父母拖垮了,他家连一床没有洞的被单都找不到。老夫妻俩平时什么便宜就吃什么,出去躲避儿子拳头时,夫妻俩经常就吃馒头呀。”居民冯炳璜说,这些年来,多亏了李连生夫妇监管到位,否则周围邻居肯定遭殃了,但是李连生夫妇也日渐衰老,不能这样一直被精神病儿子拖下去……会场上,50位居民都发言了,大家100%认为,政府应该网开一面,让李睿吃低保,因为这是他看病享受减免的必须条件。听了大家的发言,李连生感动得流下泪水:“我们不要全免,我们有2100元退休金,我们留一半生活就可以了。另外一半,我们给儿子看病,我们也不想让政府负担太重。”听证会整整开了3个小时,止马营街道民政科许科长、陶李王巷社区主任郑嫱做了详细记录,他们告诉记者,他们会将听证会内容,如实上报给白下区民政局,请求定夺。昨天上午,“听证会”准时召开了。参加会议的人员有止马营街道民政科负责人、陶李王巷社区主任、陶李王巷社区老年协会会长、陶李王巷社区居民,共50人。大家对李家是否应该享受低保,进行了热烈讨论。退体金不够给儿子治病在了解李家情况后,郑嫱携手止马营街道、止马营派出所,一起将李睿送进了祖堂山精神病院。虽然家里换来了安宁,但是他们的日子却过不下去了。因为他们无力承担每个月3000元的治疗、住宿等费用。如今夫妇俩的退休工资加起来已经达到了2100元。然而,相对于儿子3000元一个月的住院费用,夫妇俩这点收入根本不够。李家渴望享受低保社区主任郑嫱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她打听得知,享受低保政策的重度精神病者,就可以申请免费治疗了。“不行!”当她把申请表交给白下区民政局时,工作人员将申请表退了回来。原来,《南京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》中,有一条明确规定了,具有法定抚养关系,并共同生活的人员,家庭收入是指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的全部货币收入和实物收入,包括法定抚养人应当给付的抚养费。李连生和苏庆是李睿的法定监护人,他们应给李睿的抚养费,已经超过了最低生活保障金这个水平线了,所以李睿即使与父母分户也无法享受低保。在这种情况下,社区主任又想到了《南京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》第四条。第四条规定,家庭人均收入高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,但在标准1.5倍之内,与父母共同生活的丧失劳动能力、无收入的成年残疾子女,可以享受最低生活保障。最低生活保障金为280元一个人。按照一家三口人比例测算,李家三口收入不能超过1260元,才符合套用这一条规定,李家事实上2100元的收入,却又不符合套用这一条规定了。李家不符合享受低保的规定,而李家事实上又极其困难,这一矛盾该如何解决呢?为此,陶李王巷社区筹划起“听证会”,听证内容就是请居民来谈谈李家该不该享受低保!昨天,记者也就此问题采访了白下区民政局民政科负责人。对方表示,李睿的情况,他其实已经知道了,但是,按照目前的政策,李睿进入低保肯定有难度。不过,他让记者别灰心,民政局已经给李睿办了专项救助,救助金是一个月100元。据该负责人介绍,像李家这样的情况,全南京市有100户左右。这100户家庭经济状况,也各有好坏。有的经济状况不如李家,困难更大。政府对这部分人实施救助,肯定会考虑到一个“度”的问题,是政府全部“埋单”,或者个人拿一部分政府贴一部分,现在都还没有具体的政策和操作办法。李家吃低保有难度民政部门每月救助100元[回音]

    Copyright 2017 开源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开头版权所有